注册登陆 |
时政  新闻 | 报纸 | 广播 | 电视   民生  便民服务 | 市场 | 计生 | 房产 | 交通   美丽  自然风光 | 人文景观
兴义  微博 | 专题 | 文告 | 机构 兴义  通知公告 | 娱乐 | 卫生 | 教育 | 就业 兴义  民族风情 | 历史文化
  天气预报>>
栏目:   关键字:
首页 > 美丽兴义 > 文学艺术 > 散文 > 正文 投稿邮箱:2198045759@qq.com  
 

一路风尘而诗心犹健—— 简评牧之诗集《风在拐弯处》

来源:兴义市新闻中心 作者:夏国强   时间:2019-01-17  点击数:
 

   

  牧之先生是公认的诗人,一个人一旦被冠以诗人的头衔,那么,就不仅仅意味着只是一个标签,更重要的是担负着一种使命,促使其以诗歌的名义生存下去。牧之就是这样一个孜孜以求诗歌崇高名义的人,他不知疲倦地奔走在诗歌道路上,以诗歌写作为己任,一路风尘而诗心犹健,不断为读者奉献出震撼灵魂、直抵人心的诗篇。这不,他的最新诗集《风在拐弯处》就不失时宜地展现在读者眼前。

  诗集《风在拐弯处》刷新了我对牧之以往诗歌的认知,以我的直觉,我认为他的写作有了新的变化和发展,诗意与语义的结合更趋成熟,特别是在涉及人生感悟、人性叩问、乡愁寻根和唯美抒情等写作主题上,都透过诗句喻义传递出特定的路标信息,具备了一个优秀诗人必备的表述品质。

  因为牧之个人语境的关系,《风在拐弯处》中的诗,会把读者的注意力引向他生存处境和人生经验之中,他在诗行中踽踽前行时,会不自觉地在身后留下零星的路标,引导读者一路追踪。那好,就让我们走进他的诗里,看看他留下的路标是怎样冲击我们的视觉神经的,我们又该如何追踪他的足迹。

  我们就从《风在拐弯处》这首诗开始。“沿着萤之光,种植风尘,风在拐弯处/我们身在河之西,远离霞光和雨水/……//在风尘里禅定,时光上的霜凝有月光逼人/心境之外,灵与肉在岁月的影子里合二为一/……//冬天来临时,抓一把风慰藉红尘/那些封尘多年的疼痛,带着刺的尖锐/和卑微、残酷、隐忍、不屈一起/与滚落的石头,在岁月的风雪里左冲右突/之后,回归到一条河流和风的拐弯处/不为花的绚烂,不为稻的清香”。诗中“风尘”、“风”和“拐弯处”是“路标”,我们只有明白“路标”的指向,也即弄清“风尘”、“风”和“拐弯处”的喻意,才能跟上诗人的足迹。反复体味,我们不难发现,“风尘”喻指人的经历和历练,而“风”喻指人生境况的总和,也可代指诗人自己,“拐弯处”则喻指宁静的人生避风港或“世外桃源”。理解了这几点,我们恍然大悟,在风这个自然现象引导之下,诗人领悟到这个自然的却更具人性化的生存的暗示,通过对自然现象的灌注,达到了一种充分心灵化的表达。原来,他在现实世界中一路风尘,满怀艰辛的感慨,不畏现实的逼仄,带着不屈“左冲右突”,但在其思想意识深处,却将精神生活寄托在“世外桃源”中。其实,他的写作,表面上看是对自然现象的描写,但从根本上说是着眼于对人性的叩问,人性的复杂、现实的逼仄、思想的深邃和时光的渺落,这一切都在他的脑海中沉积,继而诉诸于笔端,在一路风尘中安放犹健的诗心,他将把握外部事物现象特征转化为内心诗意语言的能力可见一斑。

  一路风尘,满身艰辛的人最希望什么?不就是想寻求一处寂静的安生之地舒解疲惫,休养生息吗,《与水为邻》中的诗句就恰好地表达出牧之的这一美好愿望。“与尘埃分手,与水为邻/……//流水清寒,把秋风翻转/我们在生活的背面,身着素袍/坐在风里,与时光留影,怀念/旧时光里的一抹斜阳,之后/横舟野渡,与水为邻”。他多想远离尘嚣,在寂静的水边安身立命,身着无功名利禄烦恼的“素袍”,回顾着悠悠往事,与时光一起天荒地老。这些诗意的语句凸显出人生应以何种方式存在的哲思,从中读者不难体味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味。维特根斯坦说过:“一种语言即意味着一种生活方式。”如此说来,牧之诗意的语言是否也就意味着他诗意的生活方式。不仅如此,他还在生活中感受到生存哲学和诗学的关系,他写到:“我们学会了抽身/却无法悟透/时间与永恒/谁更长久”(《西普陀寺,经声如莲》)。在他看来,“我们应该怎样生活”这一苏格拉底式的古老西方命题,不仅是个哲学问题,或许还是个诗学问题。

  安放下犹健的诗心,牧之难免有心灵上的期许和对一些客观事物的诗意想象。“想起一些若即若离的事,比如/一朵花的旅途,还没睡醒的清风/被麦芒刺疼的尘埃,以及/在远方迷茫着抵达的雨滴//花的背影,有拥挤的悲喜与辛苦/花的旅途,有隐忍的寂寞与浮华/而光与影的背后,时间的秘密/有废墟和悲怆历历在目”(《一朵花的旅途》)。这里花象征着色彩、生命,也喻指有希望的人,一朵花的旅途也即象征着一个人的人生经历,里面饱含悲喜、辛劳、寂寞和浮华。诗人以花喻人,被描写的对象的形象开始上升,主宰了诗人的心灵,他用人生各阶段不同命运中的浅吟低唱,为生命的坚韧呐喊,此刻,诗人的心里已然一片澄明,诗由心生。当然,一首诗难以穷尽花的世界,却使一朵花被诗人久久凝视,因为它寄托着人的灵魂。

  说到灵魂,接着这首诗可谓独到。“……/斑驳的灵魂,也通过隐秘的暗示/让我们远离梦境//……/漫游的疼痛,与手持花朵的旅人/记住了岁月的暗语与忧伤/……/之后,倾听灵魂的喧响” (《静夜思》)。这是花与人合而为一的灵魂低吟后的喧响,它正如高原之水沛然倾泻,灌注心灵的深渊,赋其以灵魂的冲动、期许和欲望。《静夜思》达到了与前面《一朵花的旅途》遥相呼应的目的。

  灵魂的低吟和喧响之后,牧之总会感到孤独伴随左右,尤其是在月光轻抚大地的黑夜。“纸上的时光,风中的脚步/和一缕月光猝然相遇,想象着路上的黑/岁月的慌乱,使深藏的安静慢慢呈现//月光满地,穿过雪山的寂静/穿过河流的辽阔,留下梦幻和叹息/有鸟声撞上耄耋的松柏,跌成内心的路//一种孤独,就像一个时节的美丽/被月亮照进记忆里,故园的秋霜/有归鸟的箭簇比暮色还急”(《月光满地》)。他虽处宁静中,但犹健的诗心仍然在路上。这是一条“跌成内心的路”,也是一条“去国还乡”之路,他在孤独中想起了 “故园的秋霜”,因此回归故乡的心情“比暮色还急”,乡愁充盈着他的思绪。此时此刻,他感叹到:“我们不再左顾右盼,或者像风一样/处江湖之远,抖掉身上的尘埃,/如同向晚的霞光,抓住那些渐离故土的人们/和他们一起渡过泪水的乡愁,而此刻/我只要眨一下眼睛,心里放着的石头/还是无法落地,无法随波逐流”(《上善若水》)。这里的表达更加直接有力,他的行动更加坚定,乡愁之情也愈发弥漫四周。

  无论国别,也不分民族,整个人类中每个个体的潜意识中都具有思乡的情感需求,这就是常常谈及的乡愁。诗人张枣曾说:“在人和人性的原乡,人和诗是分不开的,故乡是一种诗歌心理。”这个诗歌心理就是诗意的乡愁。表面上看,乡愁是一种“向后看”的思维活动,但势必成为诗人采取的一种面对现实所需要的姿态,通过乡愁的“向后看”,诗人产生了一种将历史与现实接续于一体的思想,进而获得了真实的现实存在的意义。如果说乡愁也是一种寻根的表达,那么,诗人的写作无疑是“绿叶对根的倾诉”,它要达到的目的无非是“缅怀历史,观照现实”,通过对历史的追忆,舒缓心情,与某种难以言说的现状达成必要的妥协。缘于牧之对故乡深深眷恋,铭记于心的故乡的人事草木,是他萦绕于胸的乡愁难以化解的往昔,因此在诗集里有较多描写乡愁的佳作,试做罗列。

  “大雪蹒跚而来,埋不住的隐痛/抵达有风无浪的码头,那朵回家的雪/把走过的艰辛埋掉,把时光写成牵挂/那些数不清的雨巷,依然有怀旧的人/迈出小心的脚步,和方言土语推杯换盏”(《冬天的许多事》)。这是典型的乡愁言说,反映出牧之以不事张扬的性格对逼仄现实的认识而涌现出对家乡“方言土语”弥久的情愫。《朴素的远望》里写到:“朴素的光尘里,如水的夜空/有虔诚的远望//杯盏在手,一些朴素的远望/在风尘中归隐,比刀更锋利的风/在时间的缝隙里停留,破碎的光阴/把我们的影子丢弃,却被乡愁喊回/一半在摇曳的夜里,一半在迷茫的风中”。朴素的远望寄托着单纯的乡愁,远望中饱含着满满的乡愁和寻根,更是他一腔思乡的热血在犹健的诗心中涌流。在《遥望苍茫》中:“遥望苍茫,鸟鸣与不期而遇的雪/退出岁月的江湖,与一个旧日的/黄昏邂逅,在雨水的催促下返乡/我们从沉淀的记忆里走出/春天,已挣脱生命的束缚抢占天空”。 诗句中乡愁的主题依旧强烈,只不过乡愁已带给他心灵上的解脱,并“已挣脱生命的束缚”,他的内心已释然安稳,遥望与前面的远望也达成了语义上的同构。罗列的几首诗均不同程度地显示出他驾驭语言的功力。

  释然的内心必然给诗人带来愉快的心情,我们重又看到牧之写作的唯美情结,而诗句也更加内敛成熟。“内心的锋芒,牵着五月最后的绳结/邂逅岁月的弥香,不知轮回的时间/有玫瑰的欲望,抵达掠过的风景//……/光与影,把所有记忆的藤蔓斩断/春天裸露的喜悦,忘了背井离乡的辛酸”(《邂逅》)。现实虽然充满许多不确定性因素,不过难掩美好的一面,既有“岁月的弥香”,也有“玫瑰的欲望”,还有“掠过的风景”,在美好的岁月里足以斩断束缚,露出喜悦,忘了辛酸。这首诗从另一方面说明,他观察客观事物时并不总是由视觉决定的,还有最重要的就是由心灵决定的因素,而心灵的感受又是通过语言来表现决定的。

  牧之去过很多地方,掠过许多风景,诗集中多有体现,其中,我对《达坂城》一诗印象颇深。“又大又甜的西瓜,被一个刚到的诗人/在古道上,用时光穿越的想象剖开/尘世的脚印,便和驼队一起跋涉/积雪的丝路,达坂城姑娘的故事/在达坂城外的绿洲里美如落霞//达坂城的月色牵住我们的目光/戈壁深处的歌谣,滋生飞翔的翅膀/风与沙扬起的方向,与达坂城的姑娘/和我们途径的诗行,藏起瞬间的温婉/映照冰山上来客把秋水望穿的眼神”。苏珊·兰格说过:“诗歌语言表达了一种虚拟的生活体验。”意在表明诗歌是形而上的思维、形而上的语言和形而上的表达的统一体,这首诗就是一个例子。牧之的想象力在诗里空前集聚,他通过对剖开、跋涉、牵住、飞翔、扬起、藏起和望穿等动词的巧妙运用,把全诗串连起来,意象和意境半真半假,活灵活现地表达出一种虚拟的生活体验,留给读者无尽的唯美想象空间。

  细读牧之的新诗集后,我难以释怀。黑格尔在《美学》中说:“抒情诗人把最有实体性的最本质的东西也看作是他自己的东西,作为他自己的情欲、心情和感想,作为这些心理活动的产品而表达出来。”我认为牧之就是一个把抒情和美学较好地结合起来的诗人,他的诗里往往体现出一种“美学情绪”,有一种心智和感情上的诚实的品质,有一种特定的通过对自然的认识自然而然地积累起来的诗意言说的“倾向”。他努力追求理性观照下的诗意呈现,是把人的存在和人与自然的关系不断呈现在世人面前的用诗化语言的“转述者”,具备了将把外部事物特征转化为内心诗意语言的能力,他的写作因为有了这种诗情,文字也就有了灵动而产生魅力。

  张炜曾说:“诗歌好比是文学的心脏,只有它健康地活着,文学才不会死亡”,引伸来说,诗人必须有一颗健康的诗心,唯有如此,诗歌才会律动不止,文学才会有希望。经过这些年的观察,我们欣喜地看到,牧之先生就是一个有一颗健康诗心的诗人,他的写作激情,来源于健康的诗心,它既是对诗歌意义的渴望,也是内心的真实反映。尽管诗歌前路漫漫,也必定依然是一路风尘,但他的诗心犹健,他一定会用诗歌信仰对自我精神世界进行照看和监管,在成效颇深的写作经验的基础上,在对诗学观念的不断认知和写作的努力创新上,沿着前途光明的诗歌大道一路前行!

相关阅读:

   文化旅游
兴义90年代航拍照片(图)
兴义90年代航拍照片
鲁布格省级风景名胜区——深谷湖
鲁布格省级风景名胜
马岭河大桥风光
马岭河大桥风光
兴义籍歌手张学平原创歌曲《爱火烧》蹿红网络(图文)
兴义籍歌手张学平原
   法制
·让无驾照人员驾车 兴义一男子驾驶证被吊
·市综执局黄草分局及时制止一起噪声扰民
·兴义市法院开展涉民生案件集中执行行动
·黔西南法院公安联动快速处置一起执行受
·《贵州史志林》刊登兴义市史志办修鉴经
·一名网络“喷子”辱骂、威胁社区干部被
·一批“超长”货车欲进站驶入高速 被路政
·市检察院公开宣告一起不服人民法院生效
·白色轿车连撞三车后不见踪影 兴义交警多
·千里奔袭执行 当事人送锦旗致谢(图文)
   图片信息
兴义环城高速工程进度已近四成 截至目前已完成投资超35亿元(图文)

兴义环城高速工程进度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兴义市医疗改革大变迁(图文)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兴义
州、市公安局联合开展1.13禁赌宣传活动(图文)

州、市公安局联合开展
精准治超科学治超 保障西大门平安畅通(图文)

精准治超科学治超 保障
   民生社区
·兴义七中对学生进行离校及假期安全教育
·兴义市抓实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惠民生
·向阳社区申报为优生优育指导中心项目点
·全市幼儿园“艺术领域-音乐活动”优质课
·坪东中心幼儿园开展关爱留守儿童春节慰
·兴义市艾乐幼儿园开展图书馆实践活动(图
·纳禄小学开展农村留守、困境儿童安全教
·《我家那闺女》吴昕谈孩子爸爸落泪 大张
·《歌手》2019竞演结果宣布方式迎七年首
·《见字如面》谈“不舍” 白血病男孩以遗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上网服务  -  兴义网诚聘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 - 2021 XYW.GZ.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兴义网  版权所有  黔ICP备110013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