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陆 |
时政  新闻 | 报纸 | 广播 | 电视   民生  便民服务 | 市场 | 计生 | 房产 | 交通   美丽  自然风光 | 人文景观
兴义  微博 | 专题 | 文告 | 机构 兴义  通知公告 | 娱乐 | 卫生 | 教育 | 就业 兴义  民族风情 | 历史文化
  天气预报>>
栏目:   关键字:
首页 > 美丽兴义 > 文学艺术 > 散文 > 正文 投稿邮箱:2198045759@qq.com  
 

落纸烟云皆学问

来源:兴义市新闻中心 作者:梦笔   时间:2018-07-12  点击数:
 

   

——读吴厚炎先生著作《烟云过眼录》

  一

  捧在手上,书香直插心肺。骨骼直立的山川与脉管中奔腾的红色河流托举着两个字:厚重。我说的厚重,不是来自书籍的自然印张。

  厚炎先生揉时光之墨,浅蘸岁月烟云,叙日久年深故事,过眼落笔之处晕开朵朵人间烟火。掀开扉页,一颗心,便着了魔。

  序,往往是打开一本书的钥匙,分量极重。熊洪斌先生拥35年的师友情感浸透序评,将一个作家、考据学者、兰史学者、文化学者和思想者关爱弟子、泽被一方、桃李满天下的师者形象卓然纸上。握紧35年,握紧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在序里提纲挈领地陈述自己的感悟,去虔诚的读一个人,读一个人的作品和人品,读一个人人生长河中烟云秋去的暖,读一个人“烟云出没有无间”(宋·钱选)的智慧,纸短情长的珠玑字句,恐已无出乎其右者!

  厚炎先生选三十年文稿精髓集《烟云过眼录》,六辑333页,含小说、散文、诗歌及评论等,辑辑厚重,页页沉甸,字字含金,句句惊鸿。一个晚辈后学,不知深浅,布鼓雷门,试图在每辑里取一篇文章咀嚼、消化和悟透后,弱谈粗略感知。如同沧海取一栗,恒河取一沙,万花丛中取一朵,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从一粟、一沙、一朵、一瓢的光阴里读先生的心灵世界,读书中日月如流、花开花谢、人间烟火似流云的别一番静幽。然,先生为大学中文系教授,学识渊博,聪明睿智,饱经世故,豁达与幽默早已潜默于举手投足间。

  厚炎先生自身浑厚的知识修养和人格魅力,从周围熟知人中口口相传,盛名早已灌穿耳底。窃以为,已属文脉。而我与先生“路昧平生”(唐·李商隐《赠田叟》),既非故识,又非门生,且无勇气拜望,自然错失耳面之缘。如此,或许在动笔时少了些许胆怯,尽管惶惶不安之心有之。

  二

  《回音壁》是第一辑《放眼四周山色中》的首篇,标题寓意极其深刻。皇穹宇的回音壁需要两个人才能完成对话:两个人各自站在东、西配殿的墙下面朝北墙轻声说话,只需将耳朵靠近墙,即可清楚另一端对方悠长的声音。整篇故事年代跨度较大,从地域上看是写实手法,但文又以第三人称“他”和“姨妈”的称谓来完成回音壁仓促而拘谨的对话。文中似乎隐喻出“他”和“姨妈”的母子身份,但先生的笔却似又无力直接捅破这层薄如蝉翼的窗户,以至于从始至终,没有把“姨”字去掉。那么“他”的内心是复杂的、纠结的、伤感的,甚至是滴血的。然,却又苦于无处表达。但愿我能读懂“他”藏在内心的理性的压抑和落寞。

  细心的读者可从先生笔下,读到“他”与“姨妈”的两次见面,每次均跨越20年时空。这是一个漫长煎熬的等待过程,期间是春秋交替,日月偷换。慢慢长夜,“他”的眼角是否滑过对亲人悠切的思念?可曾想过亲人在光阴重复的雕磨下失去光泽的面容?我想,该是有的。而先生笔下文字却异常的简略。其实,文中将很多关联事件与心灵的隐喻结构串在一起,具有让人索解其背后内涵磁性的魅力。如,第一次见面,“他”推想出“她”可在车站出口自制一块寻人牌子,而通过“牌子”的切点,特别是横竖或红或黑的大叉叉,可延伸到一场文化运动给社会和诸多家庭带来的不幸。通过“他”在母体里“从浙江转经湘入黔,途程的颠簸或是日本人的炮火”和“长沙大火,膏药旗”,交代了“他”出生后流离颠沛的时代背景和一个国家与民族永远的痛。通过“他”左肩胛有些不舒服,“姨妈”叫“他”到协和医院检查的简短对白中,“他”竟想到了“庚子赔款”的大清历史遗留问题,这更是历史擦不掉的痛。而“他”的左胸痛也是遗留问题,确切的说,“他”应该是三岁时离开“她”的。这是一个撕心裂肺的年纪。

  其实,不难发现,以物喻人或以物喻情的文字描述是贯穿文章始终的,那么,这就是文章的一条主线。把张开的戛然而止的双臂、被称为被子的“盖面菜”、姨侄相称的剀切、需要处理的一部多册的外语词典、“红烧猪肉”罐头、一支把人压扁的钢笔、往返的汽笛、莫愁湖大路深处的纸盒厂、钟山表、中山服、素心兰、老母鸡、大鲤鱼、一封信和一笔钱……这些零星的旧时光密密麻麻而又井然有序的串在一起。这条主线就是:“一米五左右,戴一副眼镜,微微浮肿的眼睑,油绿色的围巾……”。对,反复出现的“油绿色围巾”!直至文章结尾仍现:“有必要披上油绿色的围巾吗?”,这是否“他”对“她”风烛残年之际,发出的第三次见面的迫切呼唤?

  “姨妈”对“他”虽无养育之情,却有生育之恩。从第一次见面的拘谨,到第二次见面的稍稍融洽,透过随风飘动的“油绿色围巾”,已读出“他”对“姨妈”无法隐藏的那丝丝血脉深情。尽管20岁以前“姨妈”在“他”生命里是空白的断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亲情的窖藏,会愈来愈浓烈。一条油绿色围巾,与其说是飘在风中,不如说是飘在“他”的心里,文字曲折迂回中不断勾起“他”对往事的刻骨回忆;一个故事,遗憾或悲婉里总有肝肠寸段的凄凉。好在时光是一副疗伤良药,给了“他”“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明·陈继儒《小窗幽记》)的心境。人生不易,我从先生文中读到“他”那颗博大、厚诚的心跳声,但仍折射出“他”内心挥之不去的荒凉世界。文章表面波澜不惊,却将内心波涛汹涌的感情刻画得入木三分,可以说:“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苏轼《定风波》)。

  “油绿色围巾”表面上似乎表达的是爱美之心,往深了说应是一种寄托或怀念。此刻,突然想起我的母亲,我早年从戎期间,母亲重病缠身,我回家探亲时,母亲早早让她的女儿帮她梳头、洗脸,然后斜靠在床头边……等她的儿子归来。她这是想把有生之年最好的一面映现给儿子,给儿子以不舍的慰藉……。笔至此,我已泣不成声,睫毛再也托不住泪水固有的重量……。

  回忆是有温度的,泪光也是。只不过“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唐·李商隐《锦瑟》)。世间,人类最美好的情感莫不如是。

  三

  《一瞥》是第二辑《风月未弄但吟人》的首篇散文,1500字左右,文笔精炼、隽永、细腻、含蓄,且略带羞涩。厚炎先生完成此篇佳作时已是花甲之年。这青春的“一瞥”,是用40多年来回忆的,可谓流年无恙,光阴留香。但我固执的认为,这“一瞥”绝不是淡淡的或轻易的一瞥,否则不会在一个人的心里埋隐40多年,甚至一生。

  我想,先生在落笔前,肯定是指间沉浸了许久,感慨了许久,隔窗眺望了许久。那么,与青春和生命相媲美的唯有亘古于世间的文字。于是,先生笔下曾经玉树临风的翩翩少年出发了……。在黔灵山涧溪水蜿蜒过大西门时,与一个熟悉的背影擦肩而过。“不约而同,掉头相向,遥遥对视?顿觉全身发热,呼吸急促……”。先生在遥遥对视后边用了一个自问,似乎不相信四年未见的女同学伫立桥头回眸,所以在“只盼我珍重的一瞥”后边又用了一个自问。在那个保守和羞涩的年代,传统文化的教育让人不敢越雷池半步,仿佛遇到洪水猛兽。喜欢一个人是不敢、也不会和不能直接表白的,与现时不同,可采用“追”的方式去抓住身外的幸福。所以,缘,成了代名词。然,缘是等不来的,缘,有时,也是靠追的。

  如果小学毕业时,“她从灌木林冒出来,递上一束映山红”算不上喜欢的话,那么篮球班级对抗赛上,“我挤在最显眼的位置,这下,她仿佛格外卖力……”。我认为,这是青年男女喜欢对方的那种最古老和最原始的自然表现,也是先生藏在内心的最本真的流露。“文静而不乏泼辣……,如果那脸蛋稍紧缩以艺其尖,那嘴唇削一分以垫其鼻,身子再苗条一些,就好了”。这么细微的观察,足见彼时与此刻,先生的笔尖下是动了真情的!

  然,在那个单纯的青葱年纪,纯洁的他(她)们还不懂爱、不敢爱,甚至“并未说过一句话”。而,一转身就是一世,一转身就是天涯,一转身就不得不在各自的宿命安排里走向未知的辽阔。不得不无奈的说,青春是一次精彩而短暂的旅行,没有人能搭乘岁月翻飞的翅膀重来!

  这篇美文中,先生以悠悠的思绪和怀念的笔触,重组了青春镜像和时空片断,真实的细节和理性的构建,道出了那个年代人性弱点的立场和态度,以及对纯洁往事的怅然回味。是的,我们都曾在各自的时光里年轻过,并矢志不渝的怀念着。

  四

  《关于长城》是第三辑《徒歌有韵待入乐》的首篇。关于描写长城的古诗中以唐宋时期诗人为最多,唐朝的李白、杜甫、王昌龄、王之涣、高适、刘禹锡、汪遵、张祜等,宋朝的陆游、文天祥等。窃以为,在众多唐朝诗人中与长城有关的诗歌,我比较喜欢杜甫的“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王昌龄的“秦时明月汉时关”和王之涣的“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唐诗中关于长城的题材大都与边塞有关,要么感慨边疆战士的艰苦、杀敌报国和建功立业的抱负,要么反映边塞风光和将士的思乡之情。这些脍炙人口的瑰丽诗篇,有无穷的魅力,历经上千年的传唱,经久不衰。

  厚炎先生的《关于长城》是在1984年10月写的,按时间推算,那时我还在上中学。这应是一首抒情诗,每一句都是发自肺腑与灵魂深处的呐喊,虽是30多年前的作品,但至今读来仍热血沸腾,心潮澎湃。第一节中,先生和朋友聊起各自眼中的长城,先生用“好奇的眼睛”、“惯用的鼻音”、“破砖头”、“自身的灵魂”、“新鲜的学问”、“实在的”、“希望的”等词汇完成彼此的交流。先生眼中的长城不只是秦朝留下的一个“庞大建筑”,而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象征物,是世世代代繁衍生息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植入骨髓的“根”。第二节中,先生用了大量的修辞方法和表现手法,在字句的对偶、诗句的夸张、新旧的衬托上下足了功夫。如“城墙、夹道、烽火台/商店、通衢、绿邮亭/铁头盔下的长矛、腰刀、佩剑/售书棚前的《英语》、《激光》、《武林》/豹皮囊里的羽箭,弯弓待发/公文包里的信息,跃跃出征/……”。几乎用结构相同、字数相同的一对对句子来表达浩浩荡荡的历史车轮中朝代的更替、岁月沧桑变迁的趋势。先生以丰富的感情、十足的想象和精准的落笔,呈现给我们高质量的阅读。这些节奏鲜明富有张力的美妙对比,都是以高难度的凝练手法体现和表达的,足见先生浑厚的国学底蕴。第三节中,先生把未来和眺望的思绪揉于诗中,抒情中彰显着深刻的内涵和无尽的思考,诗句或豪迈,或深沉,或空灵,品读这些句子,感悟到先生的情怀和智慧。如:“长城啊,什么是你的底蕴?……/我的火箭、卫星和飞船……/我的疆界、哨所和准星……/一起融进钢铁的呼吸/一道拍和大地的心音/”。那一刻,长江黄河、高山平原、欣欣向荣蓬勃发展的美丽祖国,早已填满了先生宽阔的胸膛,填满了一代又一代人的中国梦想。这首诗中,我们读到的是满眼的春意,满眼的葱茏。

  我喜欢诗歌,少时唐诗读得多,现能记住的少。在读现代诗歌上,难免有时用古人的“诗境”来看现代的诗,这样是有缺陷的,某种程度上制约了我的解读过程和思维方式。先生的这首《关于长城》,带给我的感受是细微处流露真性情,吐露间表现真思想,纯净不乏密度,坦荡留有余韵,以及隐蔽在脊髓的内在挺拔的力量。读一个人的诗歌,就是读一个人对时代的疼、对时代的暖。

  

  厚炎先生第四辑《赋以霓裳自剪裁》主要是对唐泽洋、吴建民、王文科、晓望、易青松等省州著名文化学者、作家的著作序评。从序评可以读到先生对作者的熟稔程度,对作品的洞察力和感知力;可以读到先生客观理性、平易近人、正直无私、宽宏大度的品质;可以读到先生融会贯通、博古通今、才华横溢、笔端厚重、无懈可击的精彩点述。在此,我不敢踯躅留笔。

  《我与文学》是第五辑《已然迟暮强说诗》的首篇。先生起笔,几近结尾,通篇文字谦虚谨慎、虚怀若谷到全身碧绿通透。“大玉授命,嘱我写篇《我与文学》的东西,说是让文学青年看看,以便如何如何。我没有贸然答应……”。并提到“文学这东西好像不一定能‘传染’,也不一定能‘遗传’,甚至不一定能‘传授’。”。先生的言谈游刃于字里行间,分寸、尺度、火候拿捏的精准到位,没有出现丁点板起面孔“教育”青年文学爱好者如何如何的只言片语。而是从自身读高中时的一篇《解放后的闰土》的作文向我们娓娓道出与文学的缘。并提到同学“李某”、“张某”文学梦的终结,以及念念不忘高中和大学时期老师们在“文学”上的帮扶和提携。先生在文中尤其提及上世纪初生于贵州遵义的蹇先艾先生,其实蹇先生在1936年也先过一篇《我与文学》的文章,字里行间谦逊之情与厚炎先生无二。蹇先生在文中说:“严格而论,我并没有超人一等的天赋,……一旦遇到天才作家,正牌文士,终不免面红耳赤,显着十分忸怩。因为我是左道旁门,未可以语于大方之家。”他们功成不居、谨言慎行的某些个人观点和表达方式惊人的相似,均是大家风范。

  其实,厚炎先生在文中对青年文学爱好者还是有善意的“提醒”的。如:“……终南捷径……摇其虚衔而求实惠……已出文学之‘界’”。此文不长,但字字透着先生的“真言”和风骨。

  第六辑《不意多彩即杂荟》中的诸篇学术论文,如:《“兰文化”说略》、《中华“农”文化概观》等,思想与实践境界高远,议论风发,分析细致,参悟古今,笔力雄健,可谓穷经皓首,呕心沥血。作为晚辈后学,读书甚少,悟力不足,笔端孱弱,读三五遍,实难窥探。

  此前,先生已出专著两本。《<诗经>草木汇考》曾获贵州省哲、社优秀科研成果三等奖;《兰文化探微》,先生耗尽8年时光,跨学科研究中国传统文化,至今仍处于国内此研究领域前沿。可谓树立了一项跨学科研究典范。

  六

  说来,应感谢高雪老师。是她策划了厚炎先生《烟云过眼录》新书发布会,才使我与先生有了远远的一“面”之缘。

  2018年5月18日晚,在兴义一中的校训石前,先生的满头银发随晚风浮动,摄像机一侧,我远远的看着夕阳筛下的余晖刚好映红先生的脸……

  自认不迟,急速至签名处,然,早已被提前排队等候的慕名者把200本书瞬间掠空。

  偏居一隅悄悄入座,聆听耄耋之年的先生对创作的感受及提问者的诙谐幽默答复。超然的风格,确实百闻不如一见,大师就是大师。从事师范教育42年,先生始终定位自己是教师,育人始终被放在第一位。多年来,求教者络绎其门,其从不拒绝,然,我为何却不敢造访?究其然,应是胸中无墨、知识恐慌所致。

  先生说,作品是“玩出来”的,写作是不能教的,也是教不会的,意思大抵如此。这让我想起龙应台先生的话:“讲一百次文学写作的技巧,不如让作者在市场里弄脏自己的裤脚”。这既是大实话,又是真心话。这充分说明,知识可学,智慧难学,只能靠自己体验和“悟”!

  先生现场答复求知者,矍铄的神色,睿智儒雅,口若悬河,谈笑风生。因身临其境,备受感染,不由敬慕更甚,生出无限感慨。久仰,却未谋面,混迹于会场一角,只为了却小小心愿。

  先生德高望重,质朴而不失高雅,率真而不乏豁达。掩上扉页,喟然长叹,不虚此读!且须复读!

  能拜读到厚炎先生的《烟云过眼录》,真诚感谢高雪和王仕学两位老师不遗余力的旋助。看来,该打电话请他(她)俩喝酒了!请谁来陪呢?

相关阅读:

   文化旅游
兴义90年代航拍照片(图)
兴义90年代航拍照片
鲁布格省级风景名胜区——深谷湖
鲁布格省级风景名胜
马岭河大桥风光
马岭河大桥风光
兴义籍歌手张学平原创歌曲《爱火烧》蹿红网络(图文)
兴义籍歌手张学平原
   法制
·市检察院强化监督织密生态环境保护法治
·市人社局劳动监察大队赴下五屯街道开展
·桔山综执分局依法整治市容市貌(图文)
·信用惩戒生威 失信“老板”还款
·市直属机关工委开展建党97周年系列庆祝
·下五屯街道组织开展禁毒督导检查工作(图
·兴义市人民法院“雷霆风暴”执行行动首
·马管处三举措整治干部不担当不作为突出
·马管处深入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
·兴义市人民法院举行“6·26”禁毒日集中
   图片信息
第六届贵州·台湾经贸交流合作恳谈会嘉宾到兴义参观考察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图文)

第六届贵州·台湾经贸
助力捧乍脱贫攻坚 爱心企业在行动(图文)

助力捧乍脱贫攻坚 爱心
巾帼致富带头人毛文娅(图文)

巾帼致富带头人毛文娅
第六届贵州·台湾经贸交流合作恳谈会召开(图文)

第六届贵州·台湾经贸
   民生社区
·你过线了吗?贵州7月10日高考录取情况公
·让话费扣得明明白白 下月起你将收到短信
·兴义市开展夏季食品安全专项检查
·不一样的毕业典礼(图文)
·兴义市红星路小学富康校区2018届毕业典
·首台黑科技数字化隐形矫正治疗仪入驻京
·黔西南州暑假消防安全教育活动启动
·向阳路中心幼儿园加强暑期前交通安全教
·贵州:燃气安装费纳入房价 不得向业主另
·泥凼镇中心小学开展“安全教育最后一课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上网服务  -  兴义网诚聘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 - 2021 XYW.GZ.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兴义网  版权所有  黔ICP备1100133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