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陆 |
时政  新闻 | 报纸 | 广播 | 电视   民生  便民服务 | 市场 | 计生 | 房产 | 交通   美丽  自然风光 | 人文景观
兴义  微博 | 专题 | 文告 | 机构 兴义  通知公告 | 娱乐 | 卫生 | 教育 | 就业 兴义  民族风情 | 历史文化
  天气预报>>
栏目:   关键字:
首页 > 美丽兴义 > 文学艺术 > 小说 > 正文   新闻热线:0859-3123876 投稿邮箱:xyw2011@vip.163.com  
 

父 亲

来源:兴义市新闻中心 作者:徐泽   时间:2017-02-16  点击数:
 

   

  自从母亲在五年前去逝后,父亲一下就变得苍老多病。我虽然人在南京打工,心里还是一直挂念着老家的父亲。不管多忙,我每个星期至少都要打两次电话给父亲。电话通了,其实也没多少话说,每次都问父亲吃了没有?身体怎样?钱够用吗?每当从电话里听到父亲的声音,确实感到父亲的存在我才放心。在电话里我能从声音里感到父亲的情绪,知道他现在在家过得怎么样。如果是平安无事,我也会轻松些,那个夜晚我才能睡得踏实。父亲七十多岁了,又有病,在世上的日子不多了。父亲想得开,早做好了准备,当初买墓地也买的是双份的,死后骨灰就跟母亲合葬在一起。一个人在世上什么事都了了,无牵无挂,死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一个人的出生和死亡都是大自然的法则,还是从容面对的好。但我在父亲面前从未提到“死”字,这个字不吉利,我也不想用到父亲身上。作为儿子,父亲对我们有养育之恩,我当然希望父亲能长寿,虽然长命百岁不可能,但我总想父亲能多活一些日子。他活着,就像家里的一座大山还在,无论白天黑夜我都不会害怕。他像一盏灯在故乡亮着,我就能看到希望温暖的光。有父亲敬在,我就还有家,还有故乡,还有思念和牵挂。我真不知,哪一天父亲真的去了,真的走了不在了,剩下空荡荡的房子,到时会不会感到冷寂孤单。

  我老了,上了年纪后也总是想家,想念父亲。年轻时跟父亲没有多少话可说,年老了,反而跟父亲交流多了。哪次电话中忙音没有人接,听不到父亲的声音,我那几天总会失落很多。记得有一次打电话回家,好几次都没人接,打妹妹的电话又老打不通,这下可把我吓慌了,我几天几夜忐忑不安地睡不好觉。那几天一定是父亲身体不好,高血压心脏病又犯了吧?我以为父亲一定是住院了,心中就有一种不祥之感,不知父亲能不能熬过去?心中总有一片愁云挥之不去。那几天我茶饭无思,睡眠不好,人像在做梦一样恍恍忽忽的,脚步像踩在云朵里不踏实。后来电话终于打通了,是父亲接的,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原来是电话没放好,所以总是占线才打不通的。这次电话是父亲本人接的,父亲问:哪个?我说我是徐泽。父亲说: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我说:我还好。你呢?父亲又说:我也很好,你就放心吧……这个电话通了有半个小时,到底说了些什么我已忘记了,但我知道,我当时手心出了汗,人却十分轻松。我一颗悬了几天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从那以后我才知道父亲在我心中的位置是多么重要,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虽然没有生活在一起,但在心里我们一直是相依为命的。

  我小时候一直是在父亲身边长大的,父亲对我也十分严厉,虽然我有些害怕父亲,但我一直对父亲很有感情。几十年过去了,当着父亲的面,我从没说过一声父亲好,也没说过一句感谢的话。我知道无论怎样表达都显得太轻了。在我三十八岁那年,我竟然下岗了,成为生活中无用的人。在小城闲晃两年后,我又遭遇离异之痛,一连串的打击快把我击垮了。我提出外去闯荡,父亲同意了。我是四十岁时外出打工的,当时想哪怕在外面打杂洗碗,不混出个人样决不回来。但流浪飘泊在外的日子也不好过,我在中国南方多个城市漂泊打工,最后落脚定居南京。十几年中每到一处,刚安下身来,手机就响了,父亲的电话就到了,父亲一直关心我,但从未问过我赚多少钱,都是问我身体怎么样,吃得好不好,是胖了还是瘦了?我一直都说好。父亲也就放了心。我离家后父亲就一人住在我老家的房子里,一面帮我看管房子,一面帮我照应小孩。我外出打工时,小孩园园才九岁上小学二年级,是父亲一把屎一把尿,含辛菇苦地一直帮我把小孩带到十九岁上大学,一晃就是十多年,我不知风风雨雨十多年父亲是怎么熬过来的。面对父亲的一头白发,我真不知说什么好,我没尽到一分孝心,还让父亲跟着受累,我对不起父亲,我心里有愧啊!

  我在外面边打工边写作,每有作品发表,都会首先寄给父亲,父亲总是问是省级的还是国家级的,是全国级的大刊物父亲就很高兴,认为儿子有本事。父亲没多少文化,后来通过读书自学,边看书边查字典,到也能看懂我发表的散文和诗歌。他说,不管文章大小,只要对人有益对社会有用就行。我在外拍了照片也会给父亲寄一张,留给父亲留念。寄过了我自己也就忘记了,并没有太当回事。有次省里的作家协会要我个人创作的资料,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父亲打了个电话。父亲说:那些发表的东西都在,我都保管得好好的,我都给你留着哩。没过几天我就收了父亲从老家寄来的特快专递,那是一本我发表作品的剪贴本,上面有我所有的发表的作品清样和目录,不但有《中国作家》《人民日报》《诗刊》这样的大报大刊,连在老家出版的《南通日报》、《江海晚报》上发表的十几行的小诗都珍藏着,报刊上发表的豆腐块大小的文章都剪了下来,恭恭正正地贴在一个长方型会议记录的本子上,并用纯蓝墨水的钢笔,详细地记录着发表这些作品的报刊名称和刊登时间;我从小到大的照片,他也一张不少地保留着。看着父亲寄来的作品剪贴本,看着我从小到大的照片,我流泪了。这世界上除了父亲,我不知还有谁会对我这样好。我身边的女人,从没一个人会看得起我的作品,总是问我赚了多少稿费又拿了多少钱。而父亲总是说,真的挣不到钱,写点文章也好,多少对社会有点用处。人要有志气,千万不能半途而废,被人家笑话看不起。有时真的没想到,父亲会这样支持我搞文学创作,在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这块料的时候,是父亲鼓励我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我在老家的房子是两间青砖红瓦的老屋,年久失修,经不住岁月风雨的浸蚀,漏雨是一定的。有一次南京下暴雨,我不放心打电话回老家,父亲说,房子早搞好了。我是花了两包香烟请人上房顶修的,现在一点都不漏雨了。为了检查清楚,我还专门踩着竹梯爬到房顶看了看,真的一点问题没有了。我听了不免耽心,甚至心惊肉跳,七十多岁的父亲是怎样踏着颤悠悠的竹梯爬上房顶的,又是怎么下得来的?万一摔坏了怎么办?我说下次再也不能这样了,多危险!父亲像孩子一样乖乖答应,下次还是我行我素,我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家是属于我的,却是年迈的父亲在为我坚守着;如果不是父亲悉心操持,我老家的房子早烂了。父亲说,人老了总要叶落归根的。不然你将来回来了,又住在哪里?是啊,还是父亲想得周到,人老了总是要回老家的,那是我生命中的根!

  我和南京的老婆成家后,父亲从老家专程来南京看过我们一次,大包小包地给我们带了许多老家的东西,我们要去大饭店招待他,他却怎么也不肯,说到菜场随便买几个菜烧烧就行了,真的到菜场时,他却什么也不肯买。我知道父亲喜欢吃鱼,就买了两条鲫鱼红烧了一下,外加了几个时新的蔬菜。上桌吃饭时,我和妻子总是把菜夹到父亲碗里,父亲总是说,你们吃,你们吃啊,我最喜欢吃鱼头和鱼尾,鱼卡也喜欢吃,里面作料多汁水也多。那次父亲确实很高兴,也许感到儿子又有家了吧?所以还喝了两口老家陈酿的米酒,不胜酒力的父亲脸有些红,话也有些多,说:“老二春华(春华是我的小名)要是多上几年学,那就好了,要是再考上大学,还不知多好,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连小学都没让他读完,我心里有愧啊!”父亲说着,眼圈就红了,一副要哭的样子。我见了也不好受,心里堵得慌,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说心里话,由于家里没让我上完小学,我心里一直是埋怨父亲的。几十年了,我一直想说,都没开口,现在父亲说出了,我的心里就像千年的冰川一样溶化了,辛酸苦涩的泪水在眼框里打转,忍了几忍,没忍住,最后还是不听话地流了出来。

  我装着很轻松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啥?”

  妻子也开玩笑地说:“他文化水平高了,说不定还不要我哩。”

  父亲急忙说:“不会的,不会的。”

  父亲吃完饭,我让他洗脸刷牙。他拿出的毛巾比我家用的抹布还要脏,我要扔了,父亲却怎么也不肯,我只好作罢。妻子打来一盆热水,我让父亲把脚泡泡,我帮父亲擦脚时,发现父亲的脚板上全是老皮,脚后跟上还裂了许多血口子,我感到很伤感,心很疼!

  父亲洗完脚就早早地睡了,睡得像小孩一样乖巧安祥。父亲花白的头发像枯草一样散落在沙发床的一边,在闪亮的日光灯下十分耀眼。父亲累了,父亲真的睡着了,他在用嘴和鼻子呼吸,粗重的鼾声此起彼伏,像大海的波浪一样在房间里涌动回荡。看着苍老安祥的父亲,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

  父亲从老家来南京一趟不容易,本想让父亲在南京多住几天,去雨花台、中山陵、总统府、鸡鸣寺、莫愁湖、将军山玩玩,可父亲说,花那个闲钱做啥?那些景点他在报纸上都看过,也没啥大意思。再说出来几天了,还真想家,在城市不太习惯,还是老家好。

  我和妻子见父亲铁了心要回去,也不好强留。就打了火车票让父亲回老家,我打的是50元一张的空调软座,父亲说,有33元一张的硬座就可以了,你们真不会过日子,上下相差十几元呢,那能买多少东西!我到无所谓,不就是一包中档香烟的钱吗?我从没当回事,再说能让父亲坐车舒服点,我心里也好受些。

  父亲走了,是我送父亲去车站的,一路无话。临上车时,我将早就准备好的两百多元钱塞给父亲,父亲说,我拿些零钱路上花就行了,两百元你留着用,我在家里好想主意,你在南京开销多大,你自己留着用吧。我趁父亲进站剪票时,还是将两百元钱偷偷放回父亲的包里。包里是苹果、桔子、矿泉水、包子和方便面,都是留着父亲在车上吃的,他拿东西时一定会知道的。两百元虽少,但总能买点可口的东西吃,父亲能过上好日子我比什么都快乐。

  父亲进站了,像小孩一样一路小跑,然后又在候车大厅停下来,转过头微笑着向我挥手,也许头转得太快了,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白色的印着“中国旅游”的帽子掉了下来,又弯着腰慌忙去捡,一头垂挂的银发在风中飘,像电影里某个定格的画面,我的手久久没有放下。

相关阅读:

   文化旅游
鲁布格省级风景名胜区——深谷湖
鲁布格省级风景名胜
兴义90年代航拍照片(图)
兴义90年代航拍照片
兴义籍歌手张学平原创歌曲《爱火烧》蹿红网络(图文)
兴义籍歌手张学平原
马岭河大桥风光
马岭河大桥风光
   法制
·沧江乡四举措开展安全生产“打非治违”
·兴义市教育局五举措助推教育精准扶贫
·威舍镇开展义务植树活动(图文)
·坪东街道召开“创卫”工作推进会
·兴义市多举措加强村风民俗建设
·兴义市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一起“涉黑” 案
·万峰林国际度假区项目策划及概念性规划
·兴义市召开今冬明春森林防火工作会议
·安龙:独生子女意外死亡 保险公司理赔万
·许风伦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
   图片信息
兴义市地方税务局:强化税收征管 服务经济建设

兴义市地方税务局:强
市领导到沧江乡开展春季精准扶贫走访工作

市领导到沧江乡开展春
兴义市原创文艺节目原创大赛火热筹备中

兴义市原创文艺节目原
开展联合应急演练  力保看守所安全稳定

开展联合应急演练 力
   民生社区
·市人大常委会机关督导巡查三创工作小记
·电影《威客双熊》爱奇艺上映 兴义演员展
·二胎开放 一床难求(图文)
·兴义市开展假冒骨肽注射液检查工作
·市工会“三大举措”抓好“创卫”包保工
·市人大强化督查助推“创卫”包保工作
·兴义13所乡村学校少年宫获奖资49万元
·下五屯街道办积极发动群众主动参与“创
·三创进行时:水务公司老小区环境改善了
·谷歌被要求向FBI提交保存在国外的电子邮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上网服务  -  兴义网诚聘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 - 2021 XYW.GZ.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兴义网  版权所有  黔ICP备11001331号-1